kitsunemusume44

[韓影/RPS│相合い傘 (演員RPS慎入、短篇完結)






一場夏季常見的驟雨、徹底打亂兩個人漢江夜走的計畫。




緊鑼密鼓的電影宣傳期間、即便每天都能見面、唯一能獨處的機會只剩下午夜前的兩三個小時。




而且接近午夜12點前的半個小時、他只能面對個呵欠連連、睡眼惺忪、還努力保持清醒的韓國影史最年輕的破億演員(笑)


能夠獨佔這樣毫無形象、毫無防備的河正宇、實在讓他恨不得能向全世界炫耀。




剛停好車時還能看見的皎潔明月、不知不覺被厚厚的烏雲嚴密地遮擋、雨來得又急又大、完全沒有歇停般的兇猛態勢。沒有攜帶雨具、輕裝出門的兩人、只能窘迫地被困在漢江邊的便利商店外、不太寬敞的屋簷下躲雨。




「完全沒有要停的樣子啊⋯⋯」




「確實。」



「明明天氣預報也沒提到會下這麼大雨⋯⋯」



「確實。」



「哥、到12點還有2個小時、不要提早進入節電模式!」




「呵呵~~~」



兩個一百八十幾的大男人、很有默契一身黑的打扮加上壓低的鴨舌帽、朱智勛很快就感覺到隔著大片落地玻璃、結帳櫃台後夜班店員警戒又疑惑、彷彿帶著刺的視線。




「我去買傘吧!哥、等我一下。」




「嗯⋯⋯」




伴隨著超商自動門開關的音樂聲、朱智勳沒有花多少時間 就買完傘回到兩個人躲雨的位置。


只是一看到他手上拿著的傘、河正宇頓時有些無言⋯⋯



那是"一把"看起來會是個規矩的上班族、還是長輩才會使用的紮紮實實的大黑傘⋯⋯照常理判斷、這時候應該是買"兩把"塑膠輕便傘吧?!




不過朱智勛一副理所當然、毫不彆扭的樣子、反而讓他稍微質疑起自己所認定的"常理"是不是需要重新檢視?



「怎麼會買這個?而且只買一把?」




「反正到停車場距離也不遠、買兩把覺得有點浪費⋯⋯而且雨好像變小了點、一把也沒問題。」



沈默地挑著眉、審視著眼前高大青年人畜無害、卻好像燦爛過了頭的笑容。



沒給河正宇太多猶豫的時間「相信我吧、哥。」撐開傘朱智勛一把攬過視線略低處的厚實肩膀、快步鑽進滂沱雨幕之中。



雨勢比起剛開始下的時候稍微轉弱了一些、只是兩個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大男人共撐一把傘、畢竟還是有些勉強。有傘遮擋的上半身還能幸免於難、不過穿著的運動鞋跟一腳踏進漢江裡的狀態已經沒多大區別、一步一步踩著濕黏鞋襪的觸感、實在是不太舒服美好⋯⋯讓河正宇早早開始後悔、該要堅持在超商外多等一會的。


約莫距離停車場還剩100公尺左右地方、朱智勛突然停下腳步、開始在運動褲的口袋翻翻找找⋯⋯



「糟糕!車鑰匙⋯⋯」



「.......不會吧?」



「大概塞到別的口袋裡了⋯⋯不好意思、哥、可以先拿一下嗎?」



順勢左手接過傘柄、彼此身高的差異、讓傘下的空間又受到稍微壓縮。河正宇無奈地站在原地、等著高大青年貓著腰、將全身上下口袋都翻找一遍之後、朝著他又是個燦爛過頭的笑容。


「....找到了嗎?」


「剛剛是⋯⋯騙哥的⋯⋯」


「誒!? 」反應過來之前、握著傘柄的左手腕已經被緊緊扣住、接著是猶如電影裡慢動作鏡頭般靠近的俊美五官⋯⋯連眼睛都來不及閉上、大概是整整五秒鐘、朱智勛輕輕的吸吮著他略為冰涼厚實的唇瓣、然後用舌尖輕輕舔舐。



「謝謝招待、一直都想試試這個⋯⋯」



「所以才故意挑了這把傘嗎?」



「哥⋯⋯你沒生氣吧?」



「⋯⋯」



「哥!?」讀不出河正宇沈默中的情緒、朱智勛帶著些不安傾身靠近、才準備要再開口道歉前、便被迎面而來的激吻制止、後腦勺被一隻右手穩穩按住、而嘴唇則被濕熱的舌頭猛力撬開、與鬍渣廝磨的感覺有點刺痛、熟悉的唾液味道在舌間飄散、末了下唇還被咬了一口才被推開。



「當然生氣啊⋯⋯哪有吃了前菜、不上主餐的道理?」



低笑著側頭輕輕吻上已經發紅的耳尖:「連餐後甜點都吃完的話、超過12點也沒關係嗎?哥?」








「⋯⋯閉嘴、快上車回去了!!」



與犯罪的戰爭/醫學團隊│韓崔] 艷火 (與神同行演員作品拉郎、短篇完結)




那是在實習醫師時期、一段很特別的經歷……或許該定義為豔遇……!?

如果沒有遇上那個人、我不會選擇面對自己的真實身分、不會不擇手段地得到現在的地位。

更不會被捲入光海醫院這場考驗人性又醜陋無比的權力鬥爭裡……


而只是平庸地毫不起眼地活著、然後無聲無息地死去。

是那個人讓我看見、盡全力燃燒生命時的燦爛與美麗。




在平凡普通不過的一天、上午例行的巡房。

因為正好碰上急診中心接到集體食物中毒的病患、值班的護理師全部被調去支援急診。 人手不足的窘境下、例行的巡房工作就落在韓勝宰一個人身上。

巡房清單上的病患幾乎都只是需要記錄體溫血壓之類的例行性檢查、唯獨除了在6樓病房的一位、標註了需要確認術後狀況。

術後確認!?……難道昨天晚上還有要手術的傷患送進來??

瞥了眼輪值辦公室裡的白板、交接事項欄位裡完完全全沒有留下任何紀錄……

好奇地確認了病患的名字、


朴珍榮


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但韓勝宰卻無法忽視心底深處無端的騷動。


朴珍榮的病房是6樓走道盡頭的4人病房、雖然目前院內不至於是滿床的狀態、不過一間4人病房只有一名入住的情況、算是有點特殊。

況且6樓大部分是慢性病病患集中的樓層、由種種不自然的跡象、可以歸納出一切都是很刻意安排。

在距離朴珍榮病房門口約莫5步的地方、一股濃重煙味突兀的竄進鼻腔、不悅地皺起眉韓勝宰快步走進病房。

一把用力扯開病床邊的隔簾、不客氣地斥聲警告:〝你不知道病房裡禁菸嗎?〞



…好吧……訂正、這個朴珍榮、根本一點都不普通……



眼前的男人說不上多英俊帥氣、卻有著一股成熟帶感的滄桑韻味。

黑濃的眉眼、打量人時的銳利眼神 、然後是纏繞著繃帶光裸的上半身、整片整片色彩斑斕、筆觸精緻的刺青。


一瞬間有種周圍空氣被抽空的凝滯。


淡淡瞥了勝宰一眼、男人懶懶地再抽了一口菸後、才把還剩下2/3的煙按熄在床頭的菸灰缸裡。飽滿漂亮卻少了些血色的唇、勾起一抹微笑:〝抱歉啊 、醫生。〞

還不等韓勝宰反應過來、幾個應該是小弟的人已經圍了上來、狠狠揪著他衣領咆哮:〝你這小子是活膩了嗎!? 敢對我們老大這樣講話?〞

〝不管是老大還是甚麼……只要住院就是病患、病患難道不應該聽從醫囑?〞仗著些身高優勢、韓勝宰板起臉冷冷地應道。

徹底被激怒的幾個人情緒激昂的繼續叫囂咒罵、全沒打算放過他。



突兀地揚起一陣低沉醇厚的笑聲、頓時在場所有人很有默契地望向病床……

似乎莫名被逗樂的朴珍榮、多半是因為這一笑牽動傷口、表情有些猙獰地揮揮手說道:〝你們全都到外頭守著……〞

〝可是、老大!這小子……〞

〝滾!〞 短短的一個字、立刻讓幾個小弟乖得像貓一樣、魚貫往病房外撤退。

拉整好被弄亂的衣領、韓勝宰強作鎮定地問道:〝所以、朴先生…方便讓我確認一下術後的情況嗎?〞

〝當然!〞男人挑著眉似笑非笑、配合地將蓋住下半身的薄被又往下推了堆、露出層層紗布包裹的腹部跟左大腿根、大概是傷口位置的關係、男人的下半身未著寸縷。

面對男人坦蕩蕩的態度、同為生理性別男的韓勝宰只能皺了皺眉彎下身、開始確認縫合傷口的狀況。


術後的微燒讓男人略高的體溫、蒸騰出混著消毒水味、煙味跟些許古龍水餘味的特殊氣息、極近的距離下、不可避免地擾動韓勝宰的感官……同時、男人肆無忌憚巡梭打量的目光、更是折磨著過敏的神經……


刻意無視某種難以言喻的情緒、韓勝宰下意識地避開男人過多地注視、低著頭寫著病歷紀錄邊說:〝縫合的傷口有些滲血、等會請護理師過來更換……〞

〝你來換吧、醫生!〞

〝嗯!?〞

男人噙著笑淡淡地說道:〝讓女孩子來不方便吧 ?〞語氣與其說是徵求同意、 倒不說是命令。

默默在心裏嘆了口氣、揉揉眉心、韓勝宰勉強地扯了個假笑:〝沒問題。〞

似乎是滿意於韓勝宰的屈服、男人眼尾的笑紋更深、猶如惡作劇得逞的孩子。


當天傍晚、得知上午巡房時一切經過的院長據說是哭著進朴珍榮的病房道歉。



◎後續娃娃車、請參考留言內連結。

[與神同行│解江] 依偎 (電影第二集設定為主)短篇完結


衍生:與神同行:最終審判

配對:解怨脈/江林

棄權聲明:他們不屬於我,歸閻羅大王。

#兄弟人設……是開啟各式腦洞大門的鑰匙。


  ーー

別武班全軍移動返回開京的一路上、是由父親側近懂得契丹語的將領在照顧那個胡人小孩。
那孩子的悟性不差,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已經可以用高麗語進行簡單的對話、加上順從溫和的性格、跟年紀較輕的士兵也能打成一片。

不過、更多的時候江林發現他多半都是跟馬兒們待在一起。

除了高級將領使用的馬匹有專人照料之外,一般士兵或是運送物資使用的馬匹們多半無法得到太多的關注、頂多維持有水有飼料的狀態。

只有那個胡人小孩願意花大把時間幫馬匹刷毛、檢查馬匹的健康狀況、甚至主動提醒工匠們更換蹄鐵。
然而他所做的一切付出、只是換來馬兒們看到他出現時、立刻靠過來又蹭又舔的熱情歡迎。

〝真是愚蠢…〞站在不遠處樹蔭下的江林皺眉頭著腹誹。

而被馬群包圍的胡人小孩 、漾著笑容的臉上則是這段時日江林從未看過的放鬆與自在。

但畢竟還是個十來歲的孩子、身形纖弱。
只見其中一匹過於興奮的馬兒不知輕重地猛力一蹭、當場把解怨脈推倒在地、順帶引起馬群一陣騷動。
馬蹄雜沓、眼看就要踩在胡人小孩的身上……

驅散馬群、一把撈起倒在地上的解怨脈、江林衝著他大吼:「你是笨蛋嗎?」

不知道是被馬嚇到還是被江林嚇到的胡人小孩、無辜地睜大眼傻愣在原地。

深吸一口氣、江林特意改用契丹語一字一句清楚地說道:「你的命是我父親的、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

「…………」約莫是接收到江林話中的真正含意。

那雙清澈無垢的眼睛裡、登時湧上一層複雜又沉重的情緒。


〝很好〞江林的唇邊勾起一抹得意的淺笑。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從鴨綠江前線班師凱旋回到開京時、季節已經接近隆冬。
為了顧慮夫人的感受、解怨脈並沒有跟著將軍一起回到將軍府邸、而是先跟著江林安頓到別邸。
江林是家中的獨子、長年在外征戰的江文植無法就近插手兒子的教育、又擔心兒子在夫人的過度呵護下變的驕縱柔弱。

因此在江林剛滿十歲的時候、不顧夫人的極力反對、安排江林一個人在別邸生活。

位處於開京近郊的別邸、鄰近別武班的專屬軍演場、並且配有馬廄跟寬闊的馬場。本來是江文植用來練兵操演時、短期使用的簡易居所。雖說是讓江林一個人生活、畢竟貴為將軍獨子又是貴族。想當然還是跟著一班照顧生活起居的僕役婢女。

之後、為了養成江林管理統御的能力、從去年開始江文植特別交代別邸內大大小小的事情全交由江林一個人發落打理。

畢竟、要先修身齊家、才能治國平天下。

江文植為了栽培唯一的兒子、其實也是煞費苦心。

而江林身為大將軍獨子、為了回應父親的殷殷期待、從不恃寵而驕、日日精進武藝學識、應對進退得體的不像個十多歲的孩子。

不過這樣的父子關係、卻因為一個本該是敵對陣營的胡人之子、而產生了細微的裂痕……



       解怨脈



初見時因為血汙而髒兮兮的臉上、一雙無垢純淨的黑眸讓人印象深刻。
不太與同齡孩子相處的江林、其實除了厭惡之外還有一絲絲的好奇……
然後是在駐紮地照顧馬匹時、滿足又開心的笑容、跟當時隨口輕哼著異國的小調。
雖然沒辦法理解內容、但是某種帶著溫度的情緒仍是自然地沁入人心。

用過晚膳、正由僕役伺候著入浴的江林、望著水面蒸騰的熱氣出神。

回到別邸已經過了兩三天、江林這才意識到那個胡人小孩的身影這段期間從未出現在面前。

既然父親把人交給自己、多少得負起責任才行……

離開浴池、換上厚重的外出衣物跟白狐皮裘。江林獨自一個人離開主屋、往東偏房走去。

才穿過庭院、就發現偏房內外周圍全是暗的。江林停下腳步愣了一會、難道這個時間已經就寢了嗎?

不對……就算是已經就寢、怎麼可能連一點燭火都不留?


急忙地走近房門口、推開門後室內一片黑暗冰冷。

不要說溫突根本沒生火供暖、甚至連取暖用的炭盆一個都沒擺上、而本該有人的鋪位上也是空蕩蕩……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糾結著到底要先找人還是先罵人的江林、抿著唇板著臉瞪著黑漆漆的房內。

突然間有人在井邊汲水的動靜、吸引他的注意力……

寒冬的夜裡怎麼會有人汲水?莫非……

快步繞到屋後、果不其然在井邊發現那個胡人小孩的身影。

「你在幹甚麼!?」江林有些氣急敗壞地大喊。

被嚇了一跳的解怨脈不小心失手掉了木桶、沒意外地讓水濺了自己一身。

「真是…。」不耐煩的砸嘴、江林皺著眉解下原本披著的皮裘、順勢就往解怨脈身上蓋。

解怨脈下意識地躲開、用不太流利高麗語懦怯地解釋:「剛從馬廄回來……很髒…」

「閉嘴!」江林連人裹著皮裘一把扯到自己跟前、盯著解怨脈已經凍得發紫的嘴唇:「是命重要?還是一件衣服重要?」

「可是…」難得不肯讓步的解怨脈、讓兩人僵在原地對峙。


驀然、解怨脈想起那日江林對他說的那句話: “你的命是我父親的、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

頓時間難以言喻的情緒堵在胸口、解怨脈委屈地垂下眉眼、低聲道歉:「對不起…」

「很好!」接著江林不太溫柔地扯著解怨脈就往主屋的方向走。

約是發現本該就寢的小主人不見蹤影、主屋方面有些騷動。

當江林帶著解怨脈穿過花園、回到主屋前時、不意外地接收到周圍好奇打量的目光。

「帶他去沐浴!」江林把解怨脈推給自己貼身的僕役。

在他們離開之後、江林面無表情眼神銳利地掃過在場眾人問道:「是誰擅作主張的?」



一片鴉雀無聲。



「要知道、在軍隊裡違反軍令就是處死…。」冰冷無情的語調絲毫不像個10多歲的孩子。

「小主人很抱歉!」咚地一聲跪伏在地的是50來歲的別邸總管、抖著聲音求饒:「我只是想替您出口氣……」

江林冷笑一聲:「喔……原來在你們眼中我這麼可憐嗎?」

「不不不…不是…」總管本來抖著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



「滾!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等江林回到主屋的寢室時、解怨脈已經抱著皮裘站在門口等他。

低著頭把皮裘遞還給江林:「謝謝。」

不料江林卻是視若無睹從他面前經過、逕自推開了門往室內走。

「………??」解怨脈愣在原地不解地看著江林的背影。

「快進來……」

「欸?」

轉過頭、江林挑眉不悅地說道:「同樣的話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

莫可奈何地解怨脈也只能乖乖地跟著進到寢室內、順手把門關上。

因為早早就準備好溫突供暖的關係、整個寢室內烤得暖烘烘的。

江林解下束髮帶、脫下外出時穿著的厚衣服、隨手一扔之後、翻開被褥就準備躺床就寢。

仍舊站在門口附近的解怨脈、只能觀察起寢室內有哪個角落適合自己窩一個晚上……

「你還要繼續站多久?」悶在被子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模糊。

「…………?」

「……就一個晚上、偏房就算是現在開始準備溫突也得到大半夜才會暖、我不想明天一早就得見一具屍體……」



這大概是兩人相遇以來、江林對他講過最長的一段話。

雖然平鋪直敘的語調大概跟回報軍糧存量沒甚麼兩樣、卻還是讓他心底明顯地感受到些不一樣的甚麼……

而且仔細觀察的話、嚴嚴實實把自己裹一團的江林、仍露在厚被子外邊的耳尖已經明顯的泛紅。



〝……怎麼會這麼可愛……〞

對著成天對自己冷言冷語、外加威脅恫嚇的”哥哥”、還能做出這種感想的自己、大概真的是凍壞了腦子。

甩甩頭、解怨脈輕手輕腳地爬上床、背對著江林緊緊挨著床邊躺下。

雖然久違地能在溫暖的室內、柔軟的床鋪休息、心緒難平的解怨脈沒有一絲睏意。

反倒是咫尺之隔的江林、氣息拉得綿長而平靜似乎已經熟睡 。

在黑暗中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翻個身、解怨脈藉著夜色中的微光端詳起江林的睡臉。

沒了平時冷淡倨傲的眼神、精緻秀氣的五官、其實仍帶著一股稚氣、還是個跟自己年紀相去不遠的少年……

畢竟是經歷過軍旅生活的洗禮、解怨脈翻身的一丁點動靜、最終還是驚擾了江林的睡眠。

皺起好看的眉、江林半睡半醒地嘟囔了一句:「好冷…」接著被子裡裹得嚴嚴實實的身子又縮了縮。

一時忘記兩人之間身分的尊卑差異、下意識地解怨脈又往江林的方向挪動了一些、

心想著:〝只有一點點也好、想把自己的體溫分給他、換這個人一夜安眠……〞



其實江林畏寒怕冷、既便是待在供暖的室內、僕役們仍是會另外備好取暖用的炭盆。
當然律己甚嚴的江林從來不曾自己開口要求這些、暗地裡囑咐的其實是將軍夫人。
跟著別武班行軍時、自然不可能有這等優渥的待遇。每每寒冬的夜裡、睡在營帳裡的江林總是要被凍醒好幾回。



翌日、江林罕見地睡過了平常該起床的時間、直到清晨雞啼才把他吵醒。

迷迷糊糊才睜開眼、就看見解怨脈明顯靠得過近而有些失焦的眉眼、江林立刻炸毛。

正想開口罵人時、才留意到似乎是自己主動將人扒拉到自己懷裡的、瞬間又是一陣尷尬臉紅……



「早安啊…哥…」努力克制住上揚的嘴角、解怨脈心情愉悅地向江林說道。




[與神同行│解江] 體溫 [P](電影版第一集設定為主)短篇完結


對於前世記憶這件事情,
自己向來不曾太在意。

已經不存在的東西,即便曾經擁有過,再如何糾結也不過是徒然。

這幾百年來,與各式各樣亡者接觸, 
聽著他們陳述生前的種種……
總是或多或少露出羨慕表情,隨之或喜或悲的德春……
對比之下自己顯得漠然無感。


唯獨



不經意發現到過的,江林的”那個表情”
總是時不時的像貓爪子那樣,從在心頭上撓過………



同樣是陰間使者,江林是特別的。

除了冷靜機敏、善於謀略,讓他站在首席使者的地位之外,
他還擁有完完整整生前的記憶……
那個老么德春最想望的珍寶。



記不太清楚是幾百年前的哪次協助貴人的任務結束之後,
或許是整個審判過程太過順利,
又或是對手的判官答辯能力太不上檯面。

送走貴人轉世之後,連向來總是一號表情的隊長顯得放鬆許多。
回程路上,德春像隻小麻雀吱吱喳喳地在江林身邊打轉。
話題從剛剛送走貴人的前世,突然一轉:「江林使者的配劍,是前世慣用的武器嗎?看您總是很寶貝它…」
面對老么笑盈盈天真的提問,江林只是稍微一頓,臉上表情沒多大變化,淡淡地回道:「就是用得順手罷了…」
「嗯嗯、果然是這樣呢~」點點頭又自顧自繼續往前走的德春。

當下自然沒有發現江林眼底一瞬間閃過的深沉痛楚,
以及如同嘆息一般的那句,


「我身邊有的也只剩下它了…」



思考這件事情,向來就不是我的強項。
但,只是徒增那個人痛苦又為什麼不奪去他的前世記憶?

難道說、折磨那個人才是真正的目的嗎!?


……真是莫名其妙地讓人覺得火大。



「使者!! 後面!! 」德春近乎淒厲的尖叫,瞬間把我拽回現實。

思考不是我的強項就算了, 
身處戰鬥當中還分心,就簡直是找死……

雖說陰間使者應該也不會再死第二次了,

不過要是讓老么少根頭髮的話、

……說不定隊長真的會讓我再死一次。


眼看兇惡的冤死鬼趁隙撲向手無寸鐵的德春,
提起武器,格擋下攻勢這個選項已經完全不可能。


當下只能硬生生地把自己卡進冤死鬼的進攻動線上……


「解怨脈!!」伴著德春含著淚聲的呼喊。
承受一波攻擊的右肩已經沒有其他知覺,只剩下熱辣的強烈疼痛跟某種液體的黏膩感……

只是這種程度的傢伙而已,還真是囂張啊~~~可惡!!


左手提起長刀,重新組織攻勢: 「嘖、臭傢伙!!我很喜歡這件衣服的~~~~」

不消片刻,隨著似人又似野獸的瀕死哀號,身首異處的冤死鬼頓時化為灰燼灰飛煙滅……


所幸,這次任務是臨時指派給我跟德春,被召去閻王殿的隊長並沒有同行。
否則,現下這副狼狽模樣要是被隊長發現的話、
少說會被唸個三百年,不、不不…應該是五百年……

回程時為了讓德春稍微平復一下心情,
刻意避開打開直通通道回地獄的選項,改由從三途川搭渡船回去覆命。
一路上德春紅著眼眶,低著頭不發一語的樣子,讓人看著就覺得心疼。


「德春!」
「是!」
「沒事的……就是皮肉傷而已,大概2,3天就會回復的…」稍稍瞄了眼右肩血肉模糊的程度:「呃…應該…」
「對不起!如果我能夠有能力一點的話,使者就不會…不會…」眼看著話說到一半又開始哽嚥的老么 。
「別、別哭!不對的是我,那種程度的傢伙本來就該立刻處理掉的,因為分心想事情而受傷也是…我活該……」

「分心?? …想事情!!!????」

德春啊……妳那不敢置信的質疑眼神,很傷我的心吶......


眼看渡船差不多要到達岸邊,我才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德春,記得這件事情不要告訴隊長喔…」
「可是……」
「反正你不准打小報告…」
「但是…」

咚的一聲,靠上岸的船身微微一震。
靠岸的同時,背後響起再熟悉不過的冷硬語調:「德春,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剩下的我來處理。」

等等、只有我覺得…『剩下的我來處理』這幾個字,隊長講的特別咬牙切齒嗎?!


目送德春離開之後,原本以為面前的隊長會開始長篇大論的說教,卻意料外地冷著一張臉不吭一聲。雖然外人看起來大概跟隊長平時面癱的樣子相去不遠,



不過依我的解讀……

現在的他, 

絕.對.是.氣.炸.了。


雖然讓老么受了點驚嚇,是我不對......
不過最後,我還不是好好把人帶回來了唄,有必要這麼氣嘛?

「隊長,辛苦了!沒其他的事情的話,我要去醫療……」
「你這樣子還想去哪裡!?」飽含怒意地低吼,截斷未竟的語尾。

「……也是,首席使者手下的日值使者,傷成這樣…確實不是挺光彩的……」
聞言徹底被激怒的江林,忍不住惡狠狠地揪起我衣領,瞪著我:「你是連腦袋一起被打壞了嗎?」

「诶!?」
一陣奇妙的飄浮感之後,下一秒,已經身處於江林的住處。 

鬆開手裡揪著的衣領,仍舊冷著臉的江林抬抬下巴示意,房間角落的臥床之後,就轉身離開房間。

擔心右肩傷口的血汙弄髒床鋪,強忍住失血過多的暈眩感,特意移動到床邊的位置坐下……

不一會提著處理傷口相關物品回到房裡的江林,沒好氣地瞥了我一眼,挑著眉命令:「坐上去!!」 

「呃……可是會弄髒隊長您的……」

「嘖!同樣的事情不要讓我講兩次!」

「是、隊長…」


背靠著牆,帶著開始有恍惚的意識,無言地欣賞起視線稍低處,正在俐落處理傷口的地獄首席使者超近距離特寫……

『…隊長的睫毛其實很長的啊…』在心中發出完全不合時宜的感嘆之後,
神奇的發現雖然隊長處理傷口的動作沒有絲毫猶豫,卻不可思議地輕巧溫柔……

「隊長您包紮的手法好熟練喔……」

江林手邊的動作微微一頓:「大概是因為學會騎馬之前,就先學會包紮了吧…」,接著是唇邊一抹苦澀的笑意。

瞬間心臟像是被人用刀劃開般疼痛席捲而來……



等回過神來,沒有受傷的左手已經把江林用力攬進懷裡。
而不曉得是事出突然或是其他理由…懷裡的隊長卻沒有絲毫掙扎的跡象……


半晌,懷裡悶悶地傳來:「解怨脈…」

「是…」

悶在懷裡的聲音有些氣弱:「……弄…痛你了嗎…」

原來,這就是隊長大人乖順待在自己懷裡的理由嗎?
也太可愛了……怎麼辦…


雖然很好奇難得卸下心防,姿態柔軟的隊長臉上到底是怎樣的神情……
但是透過衣料傳遞過來的溫度,更讓人欲罷不能。
順從心底渴望直接把臉埋進隊長的肩窩裡 :「…是啊、超級痛的,痛到快死掉了…所以請您再讓我抱久一點喔…」
故意可憐兮兮地邊說邊調整個抱起來更舒服的姿勢。



「解怨脈…」

「是…」

「…你想去泰山大王那邊度個長假嗎……」

「……………」



對於前世記憶這件事情,
自己向來不曾太在意。

已經不存在的東西,即便曾經擁有過,再如何糾結也不過是徒然。

不過眼前真實的體溫
卻是我怎樣都不願失去的唯一。



END

[韓影/RPS│Vanilla Flavor (演員RPS慎入、短篇完結)

內有娃娃車、請慎入。


釜山海雲台高級飯店的海景豪華套房加上頂級SPA、然後是朱智勛在電話那頭的一句:


「如果得獎、我想跟正宇哥一起慶祝。」

趁著電影劇組放假、回到首爾處理完事務性的瑣事之後、接近晚上8點他也風塵僕僕來到海雲台。
先在飯店附設的健身房痛快地流了一身汗之後、再回到套房裡悠哉地泡了個長長的澡。

高強度的拍攝工作加上日前才發表脫離經紀公司的消息、他確實也需要能夠喘口氣的空檔。不過能在國際影展舉辦期間、預約到這麼頂級的飯店、大概是託了某人提前通風報信之福。

換上飯店準備的鬆軟浴袍、走出浴室晃到房裡附設的吧檯、打開冰箱要伸向冰涼啤酒的手、卻在瞥見頂層排列的圓紙盒而猶豫。 

最後跟他回到客廳長沙發上的不是冰透了的罐裝啤酒、而是香草口味的盒裝冰淇淋。


打開電視、正好播放的是釜山電影節系列的相關報導。
不論是紅毯進場時的深紫天鵝絨禮服、或者是只裝飾著品牌logo低調奢華的便裝。那抹優雅頎長的身影都是鎂光燈與鏡頭追逐的焦點、如此地出眾耀眼、卻同時讓他感到些許陌生 。

「如果得獎、我想跟正宇哥一起慶祝。」


....他又何嘗不希望自己能是第一個在場為他祝賀並擁抱他的人。


好不容易應付完頒獎典禮後如潮水般湧來的媒體拍攝跟採訪、朱智勛換上一身黑的連帽輕便運動服、匆匆趕到河正宇先行入住的飯店。
刷卡推開有些沉的桃花心木的房門後、意料外地發現窩在客廳長沙發裡獨自陷入沉思的河正宇。
開著的電視流瀉出今天頒獎典禮的報導內容、不過盯著看的人很明顯地心思完全不在報導內容上頭。糾結的眉心、濕潤的琥珀色瞳眸盛載複雜的情緒...

眾人面前的河正宇、總是從容洗鍊、幽默風趣。
同時也帶著一點計算過的疏離、讓人無法完全摸清、那是種本能般的保護色。

唯有最親近的人、才能窺視更多更多...
脆弱的、糾結的、有些粗枝大葉、沒有防備的、更讓人沉迷上癮、更讓人想要獨佔的河正宇。就像現在...


三步併成兩步、他幾乎是直接撲到沙發上一把抱住河正宇:「哥!!」

「喔、辛苦了...還以為你會再晚點到。」自然地將雙手環上他的背、年長的男人獎勵似地拍拍他。

「因為一直想著要快點到哥身邊啊...」 邊說邊把鼻尖湊向男人的頸間、體溫蒸騰出沐浴後清潔的味道混著熟悉古龍水的後味、單是這樣就已經對理智構成十足的威脅、不由自主地又收緊了雙臂:「得獎時祝賀的擁抱、是一定要留給正宇哥的。」   

「嗯...」回應似的正環在他背上的雙手也加重了些力道。

「...還要很有技巧地避開南佶哥跟星民哥...」

「呵~所以?」刻意浮誇演繹的委屈語調、明顯逗樂了對方。

「...加碼!?」稍微退開一些距離、朱智勛指指自己的唇、嘴角勾起上揚的弧度。

「當然...」斂起笑意、年長男子一手攬過他的後頸壓向自己、眉眼低垂間全是深情。

滿懷期待地閉上眼、最後落在朱智勛唇上的卻是個完全破壞旖旎氣氛、響亮的吻。

「正宇哥??」

無視他的抗議、河正宇一臉平然地窩回沙發裡。不過、明顯泛紅的耳尖卻出賣了真實的情緒。
偶爾在他難以理解的點上、向來好整以暇、游刃有餘的男人會突然變得羞澀、手足無措。



當然、這樣的的河正宇在他眼裡仍舊是十分、十分的可愛。


TBC



全文請接評論內連結。


河正宇影视作品资源合集

tv综合吧:




电视剧:
2002《#认真生活#》:网页链接 密码: i5vd (全集韩语无字)
2003《#武人时代#》:网页链接 密码: 6q49 (全集韩语无字)
2005《#布拉格恋人#》: 网页链接 密码: rbfu
2007《#H.I.T#》:网页链接
2016《#明星伙伴#》:网页链接 密码: bc24 (客串)
电影:
2002《#玛德琳蛋糕#》:网页链接 密码: e47p
2004《#超级明星甘先生#》:网页链接 密码: 9ksq
2005《#校园卧底#》:网页链接 密码: ut2a
2005《#不可饶恕#》:http://t.cn/RYAofV4
2006《#时间#》:http://t.cn/R8uUKid 密码: itev
2006《#九尾狐家族#》:http://t.cn/R8uUKiE 密码: 1xvp
2007《#呼吸#》:http://t.cn/R8uUKiY 密码: vqtj
2007《#第二次爱情#》:http://t.cn/R8uUKiF 密码: 3ut5
2008《#我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http://t.cn/R8uUKim 密码: vedk (客串)
2008《#追击者#》:http://t.cn/R8uUKik 密码: 96hm
2008《#野兽男孩#》:http://t.cn/R8uUK6z 密码: r4uf
2008《#我们学校的ET#》:http://t.cn/RQXo0gh 密码: 4ukz (客串)
2008《#精彩的一天#》:http://t.cn/RTtDWUu
2009《#懂得又如何#》:http://t.cn/R8dYLfH 密码: 4ycy
2009《#船#》:http://t.cn/R8uUKi3 密码: nvm3
2009《#国家代表#》:http://t.cn/R8wwGVj (内含第二部)
2010《#平行理论#》:http://t.cn/R8uUKiB 密码: 1trg
2010《#黄海#》:http://t.cn/R8uUKin 密码: z2tq
2011《#爱,不爱#》:http://t.cn/RYK2IXj 密码: 4mig
2011《#委托人#》:http://t.cn/R8uUKig 密码: ndzb
2012《#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http://t.cn/R8uUKiD 密码: 4d7v
2012《#爱情小说#》:http://t.cn/RTI0gVU 密码: fg3q
2012《#577计划#》:http://t.cn/R8BaHbf 密码: trch
2013《#柏林#》:http://t.cn/RQvHISe 密码: 56q9
2013《#恐怖直播#》:http://t.cn/R8uUKi1 密码: xips
2013《#过山车#》:http://t.cn/RHLCJ9z 密码: 844k
2014《#群盗:民乱的时代#》:http://t.cn/RTRVaXc 密码: ejhf
2015《#许三观#》:http://t.cn/ROMwN4o
2015《#暗杀#》:http://t.cn/RQvHISB 密码: xinw
2016《#小姐#》:https://pan.baidu.com/s/1mjI3owS 密码: 5veg
2016《#隧道#》:http://t.cn/RKNbvJa
2017《#单身骑士#》:http://t.cn/ROjOq5V (参与制作)
2017《#1987#》:http://t.cn/R8r4Lo3 密码:215o
2017《#与神同行:罪与罚#》:https://pan.baidu.com/s/1bq9ZpeR 密码: tp7v


(如有失效链接,微博留言~)